老夫聊发少女心

乙女向bgonly子博
无聊的少女心(老妈子心)产物

Knife Life(弓凛)第二章

这章写了好久,觉得特别难写……思路不太好,但是懒得改了,就这样吧,祝阅读愉快

 

男人看似随意地站在原地,但是对方的经验力量都明显在自己之上,硬拼不见得能获得胜利。

智取的话……

她的眼神下意识飞快地瞥向客厅的餐桌,只是这一瞬间的松懈而已,男人并没有放过,手捏成拳狠狠击向她的腹部,她用双臂阻挡,却依然被伤到,咬咬牙,顺着力道就地一滚,餐桌已经就在身边了,但意料之外的,男人追到的速度并不比她慢多少,她用力将餐桌掀起来,砸向男人。

男人追到的太快,餐桌在被完全掀起来之前就被他一把按住,远坂凛毫不犹豫趁机会单手按在桌面上一个旋身,飞起一脚踢向他的下巴。他虽然意外却也并未惊慌,拍在桌面上的手稍一用力,上身微仰,躲过她这一击,却没料她另一只手不知道何时摸出一把匕首,对着他的腹部就破风而来。

要中!

她这么想着,却见他毫不犹豫用手臂挡住,只听叮的一声,她猜到他身上必定别有玄机,啧了一声,手腕已经被他扭住,她手腕一转,把匕首掷向他,男人只能又放手,却不躲,而是抓住了直冲面门而去的匕首。

她心下一惊,急忙摸出身上的另一把匕首,急急招架住他刺来的一招。但两者一触她就知道不好,这一招是虚招,刀锋对刀锋刚碰上,他的力量就错开,刷的一下,耳边掠过风声。

她看着他,没动。即使不看也知道脖子旁边就是刀刃,面前男人目光沉稳地盯着她。

他突然笑了,“手上的动作还是别做的好,再认真下去我就不保证能不伤到你结束了。”

她一惊,手心里攥着的小型烟雾弹已经被他察觉了,略微收紧手指,然后松开,任由他从她手里收走。

他无奈地摇摇头,“你还挺能在身上藏东西的嘛……那,现在能看看介绍信了吗?”

女孩呆了一下:“……你真的是我的搭档?”

“是……让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卫宫,叫Archer。”

这个姓氏好像是哪里听过的样子呢。

……啊。

 

后来虽然女孩不甘不愿,但是在Archer表示只要能管三餐就把全部工资上交作为房租以后,远坂完全阻止不了自己地答应了。

这个故事就是现实版的引狼入室。

远坂无数次嫌弃自己爱财如命的缺点。

但人活在世没钱的确活不下去。

她是为了生存!

正确地疏导了自己的心理以后,远坂凛将目光拉到现实。

他们的上司给了一个地址,别的什么都没说,只说:“去这个地方找一个人。”所以他们才会莫名其妙在快要晚上九点的时候来到高楼大厦间犄角旮旯的地方。

远坂凛皱着眉头看着手里的地址,戳戳旁边正四周打量的Archer,“真的是这里没有走错?”

Archer其实很想说路其实都是你在领,问我我也不知道啊。不过他没说话,抓住远坂凛的小臂后退了半步,眼睛紧盯着门不动。

远坂楞了一下,知道他不会做无意义的事,顺从他的力道后退到他身后。并不是示弱,但她很清楚自己没有Archer强大的事实,她虽然要强,但不会无意义逞强,因为那会拖他的后腿,那让她的自尊更加无法允许。

Archer轻轻敲了敲面前破破烂烂的大门,高声询问:“请问,有人在吗?”

门里传出谁的声音,低哑难听得好像磨砂纸在玻璃上划过的声音:“是谁?”

远坂的心跳下意识变速了一下。为什么?

“来找魔术师的人。”

“……进来。”那个难听的声音又开口说。

Archer领先一步,带头开门进去。远坂落后他两步,低着头走进来,进门的时候用余光打量了四周。如外表所见狭小又破烂的公寓,家具不多,几乎都是必用品,物品摆放得意外的整齐,家里明明破烂拥挤却打理得井井有条,让人不由地心怀好感起来。

对方是个蓬头垢面的男人,其貌不扬,倒不像他的声音那么难以忍受。

他看见远坂的时候顿了一下,哼了一声,“还带女人来么……”声音依然难听。

远坂凛瞪圆了眼睛,生气但是不敢说什么。

Archer看了她一眼,笑着说:“不,是她带男人来了。”

她楞了一下,看向他,目光落进他温柔的眼神里,她忍不住觉得好笑,拍拍他的胳膊让他认真点。

男人看了他好久,哼了一声,说:“告诉他,东西我放到一个他猜得到的地方了。把这个消息带给他就可以了。以后也不许再来了。”

“……”好像谁稀罕来一样。她这样想着,被他抓住了手臂。他说:“好,那么告辞。”他拉着她离开,她顺从地跟随他。

 

“……到底让我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呢?”Archer叹了口气,那些歪歪肠子的事他已经比年轻的时候懂得多多了,可是还是无法全部弄明白。

“……好像……谁稀罕来一样……”她喃喃着说。重复她自己曾经在心里说过的话。

“……?小凛?”虽然察觉到她的状态并不正常,但是他并不能完全理解理由。

“……那个人……是我的爸爸。”她说出口之后才意识到眼泪滴答滴答地掉下来,“一直以为……已经死掉了……一直……为什么……事到如今应该不会再……Archer……我不知道……”越说越忍不住哭得无法抑制,从小就以为已经死去的人居然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明明差了那么多,但那所有的她都还记得,她就是知道是他。

Archer将她轻轻拥抱进怀里,“没事了……既然他没有死,那么一定是出什么任务,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他在她的耳边低声地安慰。

可是他和她都知道不会那么简单,何况她现在的心情会有多复杂更难以描述。

“突然让我见他……理由是什么?能是什么?……他要去死了吗?”绿色的眼睛被水光沾染,眼泪一滴一滴地掉下来。

失而复得的家人又可能再一次失去,即使是这样坚强的女孩也必须允许她脆弱一时半会。

他只是紧紧抱着她,一言不发。

女孩接着说:“那个混蛋老爸……这么多年一分钱抚养费都没留……怎么可能这么简单饶过他……”

肩膀被她的眼泪打湿。他缓缓放松手上的力道,拍拍她的脑袋:“……认出来了为什么不至少……跟他多说两句话?”

“……我……怕呀……”她说着,好像用这句话把她的脆弱全部剥出来给他看,他不忍心看着,托着她腰和腿将她抱起来,用像是对待孩子一样的姿势将突然变得俯视他的她的脑袋按到自己的脖颈处,侧头,在她的耳后亲吻了一下。

“那就哭吧,怕也没关系,我陪着你。”

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的雨,两个人的身体都被淋湿了,却谁也没想起来躲雨。她只是贴着前所未有的近在咫尺的他的脸哭泣着,而他,像是想让她把从小到大累积的所有眼泪全部流尽,抱着她,就好像每一位父亲会把他的女儿宠得像天一样。

tbc

最后的话当然不是说给红茶的定位跟爸爸一样……就是这部分红茶让作为孩子的凛酱撒娇了,下一部分大概就是作为女人的吧……可能下章发车,然而我不会写,可能要让大家失望,但是某个太太教导我成人间没有来一炮解决不了的问题……我觉得有点道理,于是下一章可能来吧

收拾好心情又要开始打架了呢……

Knife Life(弓凛 刑警paro)第一章

终于尝试自己的大本命了!希望有人喜欢

不知为何画风变成武打戏【】大家别介意

太困了明天继续

 

第一章

 

“啪”的一声,那凌空踢下的长腿被手臂挡住。但凌厉地划过他脸颊的劲风却毫无虚假地昭示对方的目的直指自己的性命。

“……真是让我伤心,凛,你看起来就像真的要我的命。”

“啊,有什么不对吗?我早就说过要你去死了!”

“可我只不过是不小心把你的短……”

“闭嘴啊啊啊去死吧混蛋!”远坂凛回应的是更加凌厉的攻击。

说实话完全理解不了不过是在收衣服的时候不小心弄掉了对方的一条短裤,自己的同居人为什么会生气到这种地步,不过Archer也只能乖乖奉陪大小姐的怒火,毕竟做错事的是他。

更何况大小姐气得红扑扑的脸蛋非常可爱,要他陪伴这样的凛姑且也算是美差。

远坂凛大小姐虽说家里是冬木市名门,却也不是娇滴滴的大小姐,身手相当不错,性格又不是旁人轻易能接近的,因此一直被称为警界的高岭之花,能这样气得她怒发冲冠却没办法的,也就只有比她技高一筹又莫名其妙不知不觉入侵到她个人空间以内的Archer算是唯一的例外了。

“你们这对搭档关系还真好啊。”这么感慨着,库·丘林走过来,打扰别人的交手并不正确,但是这一对打架看起来根本就是旁人眼里的打情骂俏……嗯,稍微打扰一下也不会怎么样。

“……关系好……”远坂凛都被气到无力了,差点就没躲过Archer的攻击,“我哪里看起来跟他关系好了?”

“哪里……”库·丘林讲真想跟她讲:全部。

冷淡又高傲的大小姐什么时候跟人说话大小声过?什么时候会真的跟人生气?什么时候会……咳咳,被一个男人抓了内裤还愿意跟他说话?

对,虽然对不起远坂凛,但是围观群众们都已经大概推测出他们两个今天的吵架内容了。感想?大概是:“卧槽Archer你个色情狂!”以及“我去!远坂这要是还能原谅他不如嫁了吧!”

Archer早就在凛开口跟库搭话的时候就已经停止攻击了,虽然女孩还是嘟着嘴,怎么看都是不开心的表情,他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女孩黑色的长发如同看起来一样柔软,他的手很大,手指陷在女孩顺滑的发丝之间:“今晚吃什么你来决定好吗?”这话就是在申请和好了,软和得简直像在讨饶。

她眼睛一亮,刚想说话,又想起来男人之前每天喋喋不休念叨的营养摄入和身体健康云云云云,不甘不愿地嘟囔:“这种小事……你自己决定啦。”愿意搭话就是不生气了。

他果然会拿捏她的软肋,知道他一放软态度,她就没法咄咄逼人。

居然原谅了!!围观群众炸了。

阿尔托利亚忧愁地摸着自己因为大胃口长期干瘪的钱包,深沉地叹了口气:“我是不是应该准备好礼金了?”

“……那也太早了,阿尔托利亚。”卫宫士郎默默捂脸,不知道该用什么说什么话。

毕竟那两位其中一个是他读书时向往过的高岭之花,另一个是他……亲哥哥。

要说少年时期懵懂的心情不值一哂,毕竟与远坂凛真实接触下来,彼此的感触最终也还是朋友,但后面那个就真是让他心情微妙了。

卫宫士郎姑且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人,要说为什么,同时因为他家神出鬼没的父亲和哥哥。虽说母亲早年去世,但是他好说也还有三个家人……然而除了可爱又听话的妹妹以外,剩下的两个人根本是常年失踪人口!而那个哥哥更令人发指的是,这么多年难得终于回了冬木市,居然直接住到人妹子家里去了!家什么是一次都没有回来过!

……以后他要叫远坂大嫂吗?……初恋的女神—朋友—大嫂,这进展有点突然啊。他的思绪好复杂。

“……阿尔托利亚。”他叫住自己的搭档,“你觉得礼金包多少比较合适。”他决定从最基本的地方开始思考。

耳聪目明听到四周所有人的讨论,Archer有些满意地偷偷笑了一下,很快被远坂凛察觉,怀疑地追问他在坏笑什么。

“没什么……嗯,就是觉得你脑袋后面有撮发尾睡翘了也蛮可爱的。”他干咳一声,随意找了个理由。

远坂凛瞪大眼睛,捂着脑袋后面看着他,震惊地问他:“真……真的?!”

这样更可爱,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他轻笑着用食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假的。”那样的话他才不会任由她出门呢,因为知道他一定会炸毛。

远坂凛顿时呆住了,然后怒气值飞速从零涨到一百,怒气值满额,抬脚又想踢他,被他直接抓住腰抱起来,往肩膀上一扛直接带走,动作流畅得令人发指。

留在原地的库摸摸下巴,摇摇头,“我是不是也应该去准备礼金了?”

 

“Archer!……混蛋Archer!把我放下来!我自己会走!”好丢脸,她脸红红地用手捂住脸,觉得简直在公开处刑。

“Archer,远坂,来我的办公室一趟。”上司冷静地从旁边路过,嘱咐了一句以后转身离开。

“……”对于现在你面前的场景你没有任何想说的吗?!远坂凛狠狠地在Archer背上砸了一下,以示愤怒。

Archer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问她:“要这样去办公室吗?”

“当然不要!”远坂凛又一次对于自己的无力感到了愤怒。

她将来一定要比这个家伙强!

不知道第几次这样暗下决心。

 

远坂凛跟Archer的初遇本身就不是什么风平浪静的事情。

作为一名刚刚进入警界的新人,远坂凛却早就因为优异的成绩和确实出色的能力获得了看重和瞩目,再加上出身的原因,为人有些傲气也是正常。

——所以当一个本该悠闲的从一个睡到自然醒的懒觉开始的休息日被一个自称要住进她家的男人打扰的时候,她会生气也是很正常的事。

“你是什么人?”她穿着睡衣,头发乱糟糟的完全没有打理,前一刻还睡眼朦胧的双眼此刻却明亮地直视着他,绿色的眼睛里凝聚的光锐利得像刀一样。

但是有点像警惕的小猫,很可爱。

拥有着小麦色的皮肤白色的短发的高个男人笑笑,从怀里抽出介绍信,说:“我叫Archer,是你的上级安排给你的搭档,远坂凛小姐。也是从今天开始你家的租客。”

她随手揉了揉自己的乱发,伸出手像是要接过介绍信——但很快!伸出的手猛地做出手刀,伸手的方向一抬就是直接砍向他的鼻梁。

他却像是早有预料,伸出去递信封的手一松,介绍信轻飘飘地往下落,他这只手抓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从两人交叉的手臂下蹿过,飞快地接住。

远坂凛察觉到这明显的轻视,从鼻腔里哼了一声,纤细却有力的腿弹射向对方的脸,男人松开她的手腕,后退一步,精准地迎击,两人的腿一触即分,远坂却不自觉退了两步才站稳,明显感受到了对方的身手不容小觑。她收敛起了动作,把一切的多余想法都丢掉,正式进入备战状态。

他笑笑,把信收回怀里,向她展示了一下自己的两手空空,好像在预示自己也会全力以赴。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