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聊发少女心

乙女向bgonly子博
无聊的少女心(老妈子心)产物

Knife Life(弓凛 刑警paro)第一章

终于尝试自己的大本命了!希望有人喜欢

不知为何画风变成武打戏【】大家别介意

太困了明天继续

 

第一章

 

“啪”的一声,那凌空踢下的长腿被手臂挡住。但凌厉地划过他脸颊的劲风却毫无虚假地昭示对方的目的直指自己的性命。

“……真是让我伤心,凛,你看起来就像真的要我的命。”

“啊,有什么不对吗?我早就说过要你去死了!”

“可我只不过是不小心把你的短……”

“闭嘴啊啊啊去死吧混蛋!”远坂凛回应的是更加凌厉的攻击。

说实话完全理解不了不过是在收衣服的时候不小心弄掉了对方的一条短裤,自己的同居人为什么会生气到这种地步,不过Archer也只能乖乖奉陪大小姐的怒火,毕竟做错事的是他。

更何况大小姐气得红扑扑的脸蛋非常可爱,要他陪伴这样的凛姑且也算是美差。

远坂凛大小姐虽说家里是冬木市名门,却也不是娇滴滴的大小姐,身手相当不错,性格又不是旁人轻易能接近的,因此一直被称为警界的高岭之花,能这样气得她怒发冲冠却没办法的,也就只有比她技高一筹又莫名其妙不知不觉入侵到她个人空间以内的Archer算是唯一的例外了。

“你们这对搭档关系还真好啊。”这么感慨着,库·丘林走过来,打扰别人的交手并不正确,但是这一对打架看起来根本就是旁人眼里的打情骂俏……嗯,稍微打扰一下也不会怎么样。

“……关系好……”远坂凛都被气到无力了,差点就没躲过Archer的攻击,“我哪里看起来跟他关系好了?”

“哪里……”库·丘林讲真想跟她讲:全部。

冷淡又高傲的大小姐什么时候跟人说话大小声过?什么时候会真的跟人生气?什么时候会……咳咳,被一个男人抓了内裤还愿意跟他说话?

对,虽然对不起远坂凛,但是围观群众们都已经大概推测出他们两个今天的吵架内容了。感想?大概是:“卧槽Archer你个色情狂!”以及“我去!远坂这要是还能原谅他不如嫁了吧!”

Archer早就在凛开口跟库搭话的时候就已经停止攻击了,虽然女孩还是嘟着嘴,怎么看都是不开心的表情,他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女孩黑色的长发如同看起来一样柔软,他的手很大,手指陷在女孩顺滑的发丝之间:“今晚吃什么你来决定好吗?”这话就是在申请和好了,软和得简直像在讨饶。

她眼睛一亮,刚想说话,又想起来男人之前每天喋喋不休念叨的营养摄入和身体健康云云云云,不甘不愿地嘟囔:“这种小事……你自己决定啦。”愿意搭话就是不生气了。

他果然会拿捏她的软肋,知道他一放软态度,她就没法咄咄逼人。

居然原谅了!!围观群众炸了。

阿尔托利亚忧愁地摸着自己因为大胃口长期干瘪的钱包,深沉地叹了口气:“我是不是应该准备好礼金了?”

“……那也太早了,阿尔托利亚。”卫宫士郎默默捂脸,不知道该用什么说什么话。

毕竟那两位其中一个是他读书时向往过的高岭之花,另一个是他……亲哥哥。

要说少年时期懵懂的心情不值一哂,毕竟与远坂凛真实接触下来,彼此的感触最终也还是朋友,但后面那个就真是让他心情微妙了。

卫宫士郎姑且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人,要说为什么,同时因为他家神出鬼没的父亲和哥哥。虽说母亲早年去世,但是他好说也还有三个家人……然而除了可爱又听话的妹妹以外,剩下的两个人根本是常年失踪人口!而那个哥哥更令人发指的是,这么多年难得终于回了冬木市,居然直接住到人妹子家里去了!家什么是一次都没有回来过!

……以后他要叫远坂大嫂吗?……初恋的女神—朋友—大嫂,这进展有点突然啊。他的思绪好复杂。

“……阿尔托利亚。”他叫住自己的搭档,“你觉得礼金包多少比较合适。”他决定从最基本的地方开始思考。

耳聪目明听到四周所有人的讨论,Archer有些满意地偷偷笑了一下,很快被远坂凛察觉,怀疑地追问他在坏笑什么。

“没什么……嗯,就是觉得你脑袋后面有撮发尾睡翘了也蛮可爱的。”他干咳一声,随意找了个理由。

远坂凛瞪大眼睛,捂着脑袋后面看着他,震惊地问他:“真……真的?!”

这样更可爱,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他轻笑着用食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假的。”那样的话他才不会任由她出门呢,因为知道他一定会炸毛。

远坂凛顿时呆住了,然后怒气值飞速从零涨到一百,怒气值满额,抬脚又想踢他,被他直接抓住腰抱起来,往肩膀上一扛直接带走,动作流畅得令人发指。

留在原地的库摸摸下巴,摇摇头,“我是不是也应该去准备礼金了?”

 

“Archer!……混蛋Archer!把我放下来!我自己会走!”好丢脸,她脸红红地用手捂住脸,觉得简直在公开处刑。

“Archer,远坂,来我的办公室一趟。”上司冷静地从旁边路过,嘱咐了一句以后转身离开。

“……”对于现在你面前的场景你没有任何想说的吗?!远坂凛狠狠地在Archer背上砸了一下,以示愤怒。

Archer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问她:“要这样去办公室吗?”

“当然不要!”远坂凛又一次对于自己的无力感到了愤怒。

她将来一定要比这个家伙强!

不知道第几次这样暗下决心。

 

远坂凛跟Archer的初遇本身就不是什么风平浪静的事情。

作为一名刚刚进入警界的新人,远坂凛却早就因为优异的成绩和确实出色的能力获得了看重和瞩目,再加上出身的原因,为人有些傲气也是正常。

——所以当一个本该悠闲的从一个睡到自然醒的懒觉开始的休息日被一个自称要住进她家的男人打扰的时候,她会生气也是很正常的事。

“你是什么人?”她穿着睡衣,头发乱糟糟的完全没有打理,前一刻还睡眼朦胧的双眼此刻却明亮地直视着他,绿色的眼睛里凝聚的光锐利得像刀一样。

但是有点像警惕的小猫,很可爱。

拥有着小麦色的皮肤白色的短发的高个男人笑笑,从怀里抽出介绍信,说:“我叫Archer,是你的上级安排给你的搭档,远坂凛小姐。也是从今天开始你家的租客。”

她随手揉了揉自己的乱发,伸出手像是要接过介绍信——但很快!伸出的手猛地做出手刀,伸手的方向一抬就是直接砍向他的鼻梁。

他却像是早有预料,伸出去递信封的手一松,介绍信轻飘飘地往下落,他这只手抓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从两人交叉的手臂下蹿过,飞快地接住。

远坂凛察觉到这明显的轻视,从鼻腔里哼了一声,纤细却有力的腿弹射向对方的脸,男人松开她的手腕,后退一步,精准地迎击,两人的腿一触即分,远坂却不自觉退了两步才站稳,明显感受到了对方的身手不容小觑。她收敛起了动作,把一切的多余想法都丢掉,正式进入备战状态。

他笑笑,把信收回怀里,向她展示了一下自己的两手空空,好像在预示自己也会全力以赴。

tbc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