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聊发少女心

乙女向bgonly子博
无聊的少女心(老妈子心)产物

合格的吻(次郎 bg) 下

前文链接:

ooc

发了一遍误删了简直被自己蠢哭

发现在女审神者和刀剑乱舞乙女向这两个tag里我的文章宛如被屏蔽了一般找不到……那大家就随缘吧,可能只有选中的人才能看到【什么鬼】


次郎很生气,虽然很生气……以他现在披头散发的样子,他也去不了别的地方,于是只能摸到兄长太郎的房间里藏着,借用一下兄长的发绳啊什么的糊弄糊弄自己。

本丸的刀剑都是两把一间房的,唯一的例外就是他……但是一点都不值得高兴,那是因为那个笨蛋审神者误以为他是女性……而且是唯一一把女性的刀,所以给他的特殊待遇而已。

“次郎……听说你和审神者吵架了?”太郎走进来的时候这么问他。

“这种事情兄长是怎么……”啊,他看见了,从门外伸进来的探头探脑的无数的脑袋……他们是当他瞎吗!

“我是听萤丸他们说的。”

“……”果然!

“听说审神者到你房间后不久你就衣衫不整地冲了出来,好像审神者轻薄了你的传言传得很广呢。”

“……”僵硬。啊咧?好像传言向什么奇怪的方向发展了?次郎将目光落向旁边支着耳朵偷听得很专心的脑袋上,努力地寻找着把事实曲解的犯人。

“我虽然并不相信那些,但是你跟审神者吵架了吗?”太郎坐下来问他,“今天这个时间审神者居然没有跟你在一起,太奇怪了。”

“……”连他家有些天然呆的兄长都发现呢这个事实吗……“说起来兄长我一直很好奇……别人也就算了,为何你从来没有跟理花说过我的真实性别?”以太郎的性格绝对不是觉得这样有趣什么的吧?

“因为我以为你来本丸以后审神者就会发现了。”他打量一下坐在旁边的弟弟,怎么看也不觉得有那么像妹妹啊,“为什么发现不了呢?”

“……”想到刚才发生的某个场面,他恼羞成怒地哼了一声,“因为理花是笨蛋!”

太郎理解地看着自己的弟弟:“果然吵架了?”

“……也不算吵架吧……”只是这样都无法理解他想说的话……难道要他脱光了宣告我是男人她才能相信吗?

“次郎,你要让着她一点,毕竟审神者是女性,又那么小,你我都这把年纪了,别这么孩子气。”

“……”说的也是啊……所以从一开始,他的愤怒焦急全部都毫无必要。

他既是把剑,年纪又一大把,还被对方当成女人……所以有些事从一开始就不可能。

明明应该知道却毫无根据地期待着……都是那个会毫无遮掩对他说喜欢,会抱着他微笑的女孩不好。

“次郎,我觉得你好像现在心情很烦躁……要去听江雪念经吗?”

“……不必了。”只会更烦躁的。

“那……要跟我一起去喂马吗?”

次郎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兄长穿的衣服是当番时的服装。

说起来理花从没让他当番过……果然是因为认为他是女生不应该做粗活吧?

他姑且是回了一次房间换衣服,理花已经不在了,想也知道大概不是在房间里沮丧就是找隔壁审神者沮丧去了吧。

因为他没忍住生气了……虽然也不全是他的错……说到底还是那个认不清男女的笨蛋不好……

次郎忍不住忧愁的思绪长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现在距离那个充斥着泥土马臭和酒臭的亲吻还有半个小时。

 

理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睡了一觉。其实她也是很忧愁的啦,可是忧愁着忧愁着……不自觉就睡着了,一觉睡醒神清气爽,洗个脸以后才想起来根本什么都没有解决于是又沮丧起来。

好奇怪啊……其实根本没什么好沮丧忧愁的啊。虽然她一直把次郎当成闺蜜……但就算是男的又怎么样!男的也可以是闺蜜啊!她又不嫌弃男人!也没性别歧视啊!次郎是男的又怎么样!

可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情呢?难道次郎是男的会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遇到麻烦的时候第一时间想找人聊聊,不过隔壁本丸的那个家伙的话一定会不负责任地告诉她这是恋爱的吧?想想就不可靠。

恋爱什么的……怎么可能啊!她对次郎?哈哈哈哈,那还不如说她喜欢隔壁本丸的那个笨蛋呢!不可能啦不可能啦!一定只是她还没接受这个事实而已……对嘛,比如突然告诉她隔壁本丸那个人是个男人她也会目瞪口呆三四天觉得人生在驴她的,所以这是很!正!常!的!事!

自觉想清楚了的理花终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梳梳头发,把自己打理干净出门找次郎玩去了。

总之跟次郎把话说清楚就没问题了!

 

——对,没问题到发生了那个初吻事件。

事实证明她就是个笨蛋。

 

理花问了好多地方打听到次郎去喂马了,虽然现在知道了他是男人,但说实话还是难以想象那个华美到好像该被珍藏在手心里的美人干粗活的样子。不过是他的话……总觉得大概会尝试给马喂酒呢。

整个本丸里她最不喜欢的地方就是马房了,实在是不好闻,所以连带着她都会对被她派遣去马当番的孩子们心怀愧疚。

所以她居然为了次郎主动踏入了这个地方……只能说明她道歉的决心如此坚决了……对!别的意思什么都没有!

远远就听见了次郎爽朗的笑:“哈哈?怎么?你也想喝喝看吗?可以给你一点哦!”

“……”该说果然吗?……请不要给马喝酒啦。这样哭笑不得地,她踏入了马房。然后瞪大了眼睛。

那个一身华美艳色到让她错认成女子的人,现在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让她珍爱得不想放手的长发被简简单单束着,是这样吗……这个人的美根本不需装饰衬托,比起华服的样貌,现在的样子更美丽,就好像黑夜中的月亮,自己就会发出盈盈光华,让人错不开视线,但是见鬼的,她到底怎么会误以为他是女人?怎么看都是一个美丽又帅气的男人啊……

心脏跳动得好像会猝死一样……讨厌……脸上的热度也完全降不下来……

呼吸被堵在鼻腔里,好像看着他就会窒息一样……

好……好可怕!

说起来那个时候她也是脸红得不得了,心脏一直一直在跳,难道不是因为吓一跳吗?……不对吧就是因为吓一跳而已!现在也是!只是因为他跟平常的他不一样所以吓一跳才会……

“理花?”

明明是跟平时一样的声音,一样金色的眼眸,她却像是心脏突然被揪住一样,慌张地看都不敢看他,转头就跑。

然后手腕被抓住了。

很用力,把她拉回的时候的力量几乎让她跌在他的身上。次郎的手掌好大,虽然十指纤长,非常漂亮,但是很大,而且非常有力量,那也是她喜欢的他的一部分,现在却清醒让她认识到果然是男人的力量感。

“理花?”次郎迷惑不解地看着理花满脸绯红想要逃跑的样子。

“次郎……”她颤抖着叫他的名字,第一次觉得他可怕,以前在他的身边觉得安心觉得开心,那些一定不是光因为以为他是女人的原因,可是现在,只是被他叫着名字,被他注视,被他握着手腕就心跳加速,浑身滚烫得好像要烧着的样子。

现在这个她不认识的次郎好可怕,因为次郎而变得她让她陌生的自己也好可怕……

所以才想逃走。

次郎好像从她的反应里确认了什么,固定住她的脑袋,看着她眼睛里自己的倒影,一点点靠近。

脑袋混乱成一团,她直接腿一软摔倒在地,他一愣,哈哈笑起来,似乎又变成了熟悉的次郎的样子,笑起来的时候很爽朗,眼睛眯缝起来,缝隙中的流光却又美不胜收。

他向她伸出手,却不是扶她,而且理理她乱成一片的长发,爱怜地在额头上印下一吻。

脑袋里一瞬间轰然一片,什么都不能思考,脑袋都沸腾了,只能瞪大眼睛看着他,然后被他吻住了唇。

她这辈子的第一个吻简直是最差的体验,浑身脏兮兮,鼻腔里闻得到马臭味和酒臭味,几乎被用力地按进泥里。

亲吻她的人至今还在她心里被划分到闺蜜的位置,地点是她最讨厌的地方,吻也是突如其来没有一点氛围。

可是心跳沸腾得大脑一片空白,全身上下好像所有的部分都连着心脏一样,全身都响彻着心跳声。

啊,原来她……

她踢开次郎以后慌不择言地甩下一段话以后捂着通红的脸颊逃走了。

她的初吻,一切都糟糕到极点,却是个让她心动心跳到快要哭出来的合格的吻,一定是因为……

原来她喜欢他。

“次郎大笨蛋!!!”

顺序错得一塌糊涂了啦!笨蛋!

 

那从下一个吻开始纠正吧。

 

end


评论(9)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