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聊发少女心

乙女向bgonly子博
无聊的少女心(老妈子心)产物

合格的吻(次郎bg)上

本来想写个吐槽役的婶婶,结果成了个傲娇

依然希望这个婶婶能被大家喜欢

上次那个婶婶的原型是我亲友,所以能被大家喜欢被大家夸奖可爱真是很开心,这次的婶婶是我另一个亲友,本命是次郎,希望这对也能被大家喜欢

顺便一说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用本篇婶婶的视角写了一段次郎的描写以后简直觉得他美艳无双,果然是婶婶的错【】

大家还有想看的刀或者之前写过的短篇的后续也可以说,反正我也是漫无边际地写着玩

 

她这辈子的第一个吻简直是最差的体验,浑身脏兮兮,鼻腔里闻得到马臭味和酒臭味,几乎被用力地按进泥里。

亲吻她的对象是个“女人”,是把刀,比她漂亮,比她高挑,比她还女汉子。

这一切一点都没有让事情变得好一点。更糟糕了。

地点不对,人物不对,气氛不对,她自己……也不对。

被那个用力到好像要把她捏碎的手掌抓着肩膀,就连温度和心跳都从接触的部分传递过来。

变成了她的心跳。

明明什么都不对,她却忍不住脸红心跳。

所以这种事……一定都是次郎不好!

她怒由心生,狠狠地挥动短腿,用尽全力……踢!

然后在艳丽的美人次郎可怜巴巴捂着肚子喊痛的时候,她又给了一记重击:“次郎个变态!笨蛋!同性恋!”

“……同……”他应该笑还是哭?

 

理花第一次看见次郎太刀的时候是在好友的本丸里,那个美丽又华丽的身影从庭院里徐徐走过,风吹起她过长的裙摆,她静静回头,向上飞起的眼角的一点艳红美得惊人。

那高挑的身材,那艳美的御姐姿态,那霸道又妖娆的气势……这!就是她心目中一直幻想的御姐形象的具象化啊!

作为从小开始就比别人短一截的小短腿,作为长到二十岁也依然脸嫩到经常被查身份证的娃娃脸,那并不影响她想象自己的内心藏着一个一米八窈窕又霸气的御姐形象。

没错!就跟她一样!

从好友那里打听到那位美女的姓名为次郎太刀,虽然在心里吐槽给大美女起的这是什么名字啊,但是还是能理解的,给一把刀起的名字一般也不会太女气,即使它的付丧神那么美丽。

然后她就下定决心了,无论如何也要迎次郎回家!对此,五虎退弱弱地问:“真的不告诉大将,次郎桑是男性的事情吗?”

“为什么要说啊?期待着理花酱什么时候会发现最有趣了。”三日月开心地笑着,说:“而且连哥哥不是都什么也没有说吗?”

太郎太刀突然被点名,呆了一下,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轻轻地点点头,“反正等次郎来本丸以后,也很快就会被发现了吧。”

“那倒不一定。”鸣狐戳戳肩膀上小狐狸毛茸茸的尾巴,笑着说:“哎呀哎呀,怎么那么让人期待呢~”

本丸恶趣味的刀太多。

石切丸叹了口气,虽然他觉得会把男性的付丧神错认成女性,并且跟在其后苦苦追逐的审神者并不值得同情就是了。

 

本丸迎接来次郎的那天,身手笨拙的审神者差点勉强自己在庭院里翻了个跟头,不过还好她很有自知之明地阻止了自己,不然一定会在喜大普奔的这天光荣负伤。

当那个美丽的人在满天的樱花里对着她笑,柔柔地自我介绍时,她觉得相当有成就感。

明艳美丽的妹子啊!御姐啊!多么幸福啊!

“……完蛋。”太郎默默地掩面。他忘记了,弟弟的自称也是女性化用语啊……虽然声音一点都不像,但是绝对……已经被审神者误会得更深了吧?

声音有点低沉啊?

理花叹了口气,让自己不许失望,毕竟人生哪有尽善尽美的事情,就算声音有些不如想象中美好,妹子依然是好妹子,御姐依然是好御姐,作为本丸中唯二的女性同胞,她们一定可以友好相处幸福生活,啊,御姐的大长腿!

次郎倒是被本丸审神者的热情吓了一跳,虽说作为一把大太刀到哪里都一样会被热心地欢迎,但还真没有审神者是冲着他的……“色相”来的……居然误认为他是女性而且还没有一个人一把刀解除这个误会……到底是有多想看他的笑话呢?

其他人乐见其成地看着理花粘着“女性友人”的次郎,次郎不可能心安理得地就这么接受啊。因此很快,次郎找了一个合适的时机向理花摊牌。

“……理花酱?”按照理花的要求,他们互称着对方的名字。

“怎么了次郎?对了,今天我给你梳头吧,一直觉得你的头发又长又漂亮,簪起来虽然好看,但是又有点可惜,让我摸摸吧。”

次郎当然不可能拒绝他亲爱的审神者的要求,他笑着,眼睫垂下来的同时,眼尾的红痕显露出它完整的形状。

啊啊,真是好美,本丸里美丽的刀剑很多,但只有她同时融合了女性华丽的柔美以及男性的飒爽,那种独特的艳丽又张扬的美丽,她觉得她适合透了红色,美得能把人的灵魂都撕破。

跟次郎接触得久了,她有越来越多的地方完全无法接受,比如她喜欢喝酒抱着酒瓶子不撒手的地方,总是熏得房间酒气冲天,而且一个女孩一天到晚都喝得醉醺醺的像什么样子。还有她半点没有女孩样的地方,虽然理花也是女汉子一个,躺地抠脚从来不避讳刀剑们,总让大家捂脸摇头叹息,但也没有像她这样真的忘记自己女孩的身份,如果不是她拦着,上次差点就跟别的刀剑一起进浴室了。还有她的声音,半点都不御姐,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不过虽然了解她越深越发现她跟她想象的不同,却同时也发现了,这个人鲜活的地方,她一点都不讨厌,反而更喜欢她了。

她喝酒的时候会整个人懒洋洋的,有时候靠在墙上有时候甚至躺在地上,盛装的和服下摆在地上散成花,凌乱的领口里露出漂亮的锁骨,半醉半醒的眼睛飘忽地落在你身上,眼里的醉意都朦胧成诱惑的颜色,然后她眉心微微舒展,对着你笑,眼睛半阖半睁地叫你的名字……

就算是同为女性,那个时候都忍不住为她心生颤动。

她就是有这么美丽,美丽的,任性的,温柔的人。

理花轻轻握住次郎的手,小巧肉感的手放在他宽大的手心里简直像小孩子和大人。

“真好,次郎的手好大,我好喜欢。”

“理、理花!”这话听得他面红耳赤的,“这种话不能随便乱说的!还有,我有话……”

“次郎的头发又长又滑又顺,我也喜欢。”

“理花的头发才是又柔顺又光滑……不对,我要说……”

“放心啦!”理花顺手揉揉他的脑袋,“这种话我只会对次郎说哦!”

“……”真是过分啊……明明知道这种话只是因为他是“女孩子”而已,却还是忍不住心生动摇,忍不住脸红的他自己。

“不过次郎头上的饰品戴上去不容易吧?虽然平常看起来女汉子了点,其实你还是蛮妹子的嘛!”理花一边说着一边取下了次郎头上的装饰物,黑发如瀑,落在她的掌心。

“理花。”次郎突然压低了声音,用与平时完全不同的声音叫她的名字。他缓缓地转过头来,虽然身上依然是艳丽的华衣,但祛除了装饰沉下表情的次郎莫名有些像是……男人。

黑发垂在他的颊边,那双金目直直盯着她。

她从来没有给她过这种程度的压迫感。

“理花……我想告诉你很久了……”次郎叹了口气,抓住理花的手贴在了自己胸部,“你懂了吗?”

那里的触感与她自己的截然不同,比起女性的胸围更像是男性的胸肌触感。

理花诧异地张张嘴,闭上了,头微微撇开,抽回了手。

次郎叹了口气。

他们之间的关系回不到这以前了吧,可是他并不想再欺骗她了——虽然这个谎并不是由他开始的。

理花沉默地看着窗外,过了半天才回过头来说:“……次郎啊,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到作为一个胸还挺大的人可以对贫乳的妹子说的安慰的话,我只能说你看长腿跟大胸可以不可二,人生不能什么事都那么完美对不对?……”

“……理花。”次郎又一次叫了她的名字,脸色与其说冷淡不如说风平浪静,他说:“你是个笨蛋所以我不要再理你了。”

然后转身就离开。

理花抓着刚才梳次郎头发用的小木梳,手指很用力地握紧,另一只手死死捂住脸,“……糟糕……结果还是弄糟了呀……可恶……他居然是男的吗……啊……我至今为止到底对他做过多少羞耻的事情啊……可恶……本丸的这群笨蛋刀们……你们给我等着……”

脸好烫……心跳得太快了……糟糕糟糕,明明就算他是男的也一样可以做男闺蜜的,为什么她会这样呢?为什么她要为了遮掩自己来由不明的害羞做出这种蠢毙了的敷衍?

可恶,完全不明白……

总之……

“次郎大笨蛋……”不要生她的气呀……

tbc

评论(6)

热度(56)

  1. Koi老夫聊发少女心 转载了此文字
    敲敲敲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