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聊发少女心

乙女向bgonly子博
无聊的少女心(老妈子心)产物

淡い花(小狐丸bg 甜文)上

 

老夫的少女心啊……老夫受到了这对纯情的家伙深深的伤害_(:з」∠)_

这篇是小甜饼,ooc

如果大家能觉得阿西和这个小狐丸很可爱,那么我会很开心

 

出阵时结束战斗的时候突然进入视线的路边的小花,不明理由地觉得美丽,大概是因为那是盛开在鲜血流淌之处的花,却纯白得没有沾染上一点其他的颜色。

他笨拙地摘下来,爱怜地放在手心里,转头看看,找到自家审神者混在太刀和打刀之间娇小到一晃眼就看不见的身影,伸手拍拍她的脑袋,她“唔嗯?”地疑惑着抬头看他,他想学着她看的那些故事里的男人们一样把花插到她的头发里,可是突然注意到旁边伙伴们看过来的目光,脸色微微红了起来,一伸手把花放在她的头顶,转头就带头往前走了。

她纳闷地一抬头,保持着微妙平衡的花就摇摇晃晃地落下来,她眼疾手快地抓住,可惜还是折伤了一片花瓣。

白色的,小小的,根本不值一提的路边的花。

他送给她的花。

这么一想就忍不住脸红到要爆炸一样,开心得不得了的她也真的是……无药可救。

她小心地把花瓣用手帕包住,藏在怀兜里,抬头看看他的背影,急急地迈动小短腿追上去,伸手抓住他宽大的衣袖扯扯,“那、那个……”谢谢你我很高兴之类的话全部都想说,喜欢你之类的话想说才不敢说,到底该说什么想说什么都不知道的结果是脱口而出的是:“有一片花瓣折伤了……”这样委屈的好像埋怨的话。

啊啊啊,明明想说的不是这个的!她沮丧地垂下脑袋,手指顺着他的袖子滑落下来。

“那……”他低头想打量她的神色,却只能看见她的头顶,他把目光撇开,装作好像随口一说的样子,但火红得快跟他眼睛同色的脸颊完完全全出卖了他,不过她不抬头也看不见他害羞的样子,“明天……再送给主上。”

她惊喜地抬头看他,眼睛亮晶晶的,配上她的娃娃脸,看着就可爱得让人想在她脸上捏捏。他飞快地看了她一眼,又马上把目光转向别的地方,“那……你喜欢什么颜色?”

“白……白色就好!”目光所及的地方是她最喜欢的人的头发颜色,忍不住脸上的笑,“我喜欢……白色……”其实喜欢的是白色的那个人。

白色的人送给她的纯白的花朵,被她好好地好好地藏在手心里,只是这样就让她忍不住niconico地偷笑个不停,一定是因为好喜欢他好喜欢他的原因。

视角里出现他一甩一甩的曾经被她攥在手心里过的衣袖,她心里也随着一甩一甩痒痒的痒痒的,所以忍不住偷偷地……偷偷地……再次抓住了他的袖子,轻轻地,好像这样就不会被他发现了。

他看着其他地方,虽然其实一点风景都没看进去,而耳尖一点一点红了,如果不是毛细血管不能蔓延到头发丝,相信他一定从发尾开始都红透了。

 

“……我们还应该继续跟下去吗?”厚道的一期一振叹了口气,他总有种跟上去就打扰了一对小情侣的电灯泡的感觉。

“为什么不跟?”同田贯正国不解风情地抱着他的刀,一本正经地说:“出阵还没有结束,审神者没有发出撤退的命令。”

“没关系啦,我们跟着吧。”三日月宗近艳丽的面容上浮现出慈爱的笑容,“接下去会怎样发展我也很好奇呢。”

“随便怎么样啦,我想睡觉……”明石国行深深地叹了口气。

“……诶?他们两个人是这种关系吗?”膝丸对于自己不了解的这个事态表示了诧异。

“不过说实话也让人看着心焦呢。”一期一振叹气,“要是能推他们一把也不错呢。”

“虽然的确是让人看着都着急。”三日月宗近嘴里发出“fufufu”的似乎很愉悦的笑声,“不过有什么不好呢,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只要看着也就好了。”然后说出了这样非常符合他年纪的话语。

 

“阿西在做什么?”次郎太刀路过的时候看见自家本丸娃娃脸的审神者一本正经地做着些让人看不懂的事。

“次郎啊,我在做干花。”女孩只是看他一眼就又一本正经地低下头去做她手上的事了。

白色的小花一点点被定型成永远的形状。

大概就是这样吧,虽然没有什么事物是不变的,但女孩总是会渴求不变的事物,所以会用这种方式将记忆留下。

早上没有陪同着出阵的大太刀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看到女孩那种认真郑重到可爱得让人忍不住想笑的神情,他还是马上就猜到了这是与什么有关的事情。

坏心地长长“嗯哼?”了一声,嫌弃地捻起小花看看,“这种花有什么好看的?”

“啊!你不许碰啦!”护食的小狗一样把花抢回来,小心地护在手心里确认没有损伤以后才松口气回头气呼呼地瞪他。

“哎呀哎呀,这么喜欢吗?”

脸蹭地一下全红了,“我、我、我就是喜欢啦!”

对着旁人倒是一点都不掩饰。次郎摊手。

 

第二天果然跟说好的一样,小狐丸带着花来见她,小小的百花在他大大的掌心里躺着,看上去分外娇小可怜。

“主上……送给你。”

送给你你喜欢的白色的花的话会对我笑吧?

女孩眼睛像是被点亮了一样,看着他的目光kirakira得好像盛满了星星,她低头看着他掌心的花,然后仰着脸对他微笑,止也止不住的,笑得好像全世界的花都盛开一样。

他忍不住手心一震,花朵轻飘飘地落下来,而他狠狠踩着地面落荒而逃。

脸好烫,要烧着了,简直像要回炉重造一样,再热下去一定会化了……

脑子里想着这样这样漫无边际的事情,他冲回自己的房间,用手臂遮住滚烫的脸,终于吐露对自己才敢吐露的心思。

“完蛋了……想抱紧她……”

这世上饮血无数宁折不弯的刀们,只有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才会变成这样没用的胆小鬼。

恋爱就是这么回事啦,对刀对人都一样。

 

小狐丸他……逃走了!

shock……

阿西可怜巴巴地看着地上的小白花,心里回荡起家乡的熟悉的歌谣。

小白菜呀~地里黄呀~两三岁呀~没了娘啊~……

她……被小狐丸讨厌了吗?因为被看出来了?她高兴到想要抱抱他蹭蹭他的事实?她喜欢他的事实?她……

她捡起那朵完好的小花,轻轻地亲吻一下。

小花小花你保佑我吧……

唯独不想被他讨厌啊。

tbc

评论(1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