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聊发少女心

乙女向bgonly子博
无聊的少女心(老妈子心)产物

黄泉樱(总司bg)

他总是如此美丽,从第一眼所见开始,就太过美丽了,以至于她呆呆地看他出神,直到对上他翡翠色的眼睛。

【讷,你看得见我吗?】他的眼睛微微眯起,面上的表情像是在笑。他不笑的时候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刀,凌厉但又伤痕累累,笑起来却很好看,一下子和衬着背后盛放的樱花,美得柔和起来

她呆呆地点点头,一片樱花落到她的鼻尖上,那傻样似乎很好笑,所以男人笑得很愉快,上气不接下气。

她摸摸鼻尖,把花瓣拿下来,歪歪脑袋问他:“大哥哥,我可以坐过去吗?”

男人坏笑着,眼睛里却流露出她那时还看不懂的悲伤的光:【不可以。】男人煞有其事地晃荡着脑袋:【这里可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尾音是她半点也体会不到的沧桑。

她想想,点点头,坐在原地,一本正经地答应:“好,那我就坐在这里好了。”

男人一瞬间瞪大了眼睛,然后好笑地笑弯了双眼,【小鬼,你好奇怪……】

“没有大哥哥奇怪,大哥哥为什么坐在这里?不冷吗?”她向他晃晃自己被冻得红彤彤的十根手指,“小青好冷啊。”

【冷就快点回家,在这里乱逛什么。】他的语气突然冷淡下来,【我不冷。已经不会冷了。】

女孩却没有被男人冷淡的语气吓到,抬头看看漫天的樱花,说:“这里的樱花也跟大哥哥一样不怕冷呢。”

【……】他下意识抬头看天上的樱花,樱花零落得绚烂,在最美的时候散落。

【……或许是已经不习惯不冷了吧。】

因为失去生的温度已经太久了。

她歪歪脑袋,往口袋里掏啊掏掏出一颗红色的糖,向他伸手:“妈妈说过吃甜的东西会变暖和,大哥哥,给你吃。”

【我不吃,笨女孩,你快点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向她疲倦地挥挥手,翠绿色的眼眸望向不可知的地方,不再看她。这个女孩和他太不同了,跟死之前的他不同,跟死之后的他更加不同。

不知世间之恶,不知世间之绝望,不知生之残酷,不知死之恐怖。

他一路踩着尸首白骨向前,直到他连自己的尸体也踩在脚底,将全部都失去。

他和她完全不同,在死去的他的面前出现的她,是个普通的、无瑕的孩子,干净得讽刺。

【快回家去吧。】

如果你还有地方可以成为归处,就不要在这样非生也非死的地方游荡,或许会被留下来,束缚成与他同样的存在,生死不能。

“大哥哥不回家吗?”小女孩似乎是站累了,蹲下来休息一会,她收回伸手给他的糖又放回口袋里。

【……我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小丫头,你知道我是什么吗?】他故意对着她露出了凶暴的表情,身边的阴气聚集起来,姣好的面容也一点点剥落,渐渐显现出恶鬼的姿态。

——他并不喜欢这样,就算是并不介意被称为恶鬼,也并不介意成为恶鬼的他,也并不喜欢展露这种姿态,每一次变成那样都会让他觉得好像他曾失去的那些东西离他更远一些。

【赶快滚吧,小鬼,在我改变主意吃掉你之前——给我离开!】

最后的声音就像隔了一层云雾传来的惊雷,明明遥不可及,却还是让人胆战心惊的害怕。

“可是大哥哥……”女孩在发抖,但是她没有逃走,而是轻声地颤抖着细软的声线,怯生生地问他:“一个人在这里……不寂寞吗?”

【……看到我这副姿态还叫我大哥哥,你也真是个奇怪到不行的女孩。】他放弃一样地叹了口气,面容慢慢地变回原样。他用那双碧绿的眼睛看了她一眼,慢慢靠坐回原来的位置,支着下巴勾着嘴角问她:【你不怕我吃了你吗?像你这样的小孩是很好吃的。】大概是这样吧,虽然他是没吃过。

“因为大哥哥看起来……好像快哭了一样。”女孩看见这样的他好像胆子也大了一点,松了一口气,轻轻地说。

【……居然敢这样随口胡说,你胆子也很大啊。】男人好像没有自觉的样子,但是他即使变为厉鬼的姿态也毫无改变的那双美丽的眼眸里,在变化之后尤其流露出那种悲伤得仿佛要凝结破碎的光,对于孩子来说,要形容这种情绪大约复杂了些,但是的确,那是明确可以被称为悲伤的情绪。

“嗯……大哥哥你吃糖吗?”小女孩又把那颗糖抓出来递给他,他好笑地看着她,过了一会才伸手接过来。

他的手好冷,而她的手好热,滚烫的小孩子体温暖暖地放在他的手心里,一触即分,但糖果却保留着女孩的温度,躺在他的手心里,很温暖,很温暖。

人类的、活着的温度。

【……快点回家去吧。】他又说了一遍,【快点回家去吧。】

眷恋着生的温度的死者,只会疯狂。

小女孩轻声嗯了一声,这一次乖巧地转身走了,但是走了两步又回过头,问他:“大哥哥,我还能再来找你玩吗?”

找他?当然不能啊。

他这样想着,但什么都没说,只是把糖纸剥开,把甜蜜的糖块放进嘴里。

【……好甜……】

他说不出口拒绝,毕竟她是那么多年那么多年——久到他几乎忘记了时间的时间里唯一看得见他还不怕他跟他说话的人啊。

人类这种东西……真是奇怪。

 

“大哥哥!”昨天才听见过的小鬼的声音非常快活清亮地传来,他睁开眼,看见那个小女孩脸蛋红扑扑地捧着什么站在樱花树不远处,她倒是很听话,或者说很敏锐,没有踏入他不许她踏入的地方哪怕一步。

进来了就出不去了,一步就万劫不复。

【……你怎么又来了?】

“大哥哥你看!今天妈妈给我买了红薯!你要吃吗!”她献宝一样地高高举起冒着热气的大红薯,傻乎乎地冲着他笑:“大哥哥!我分你一半吧!”

【……】他不知道自己以什么样的古怪表情接过女孩手上的红薯,但却……非常的温暖。与这处束缚他的死地完全不同的温暖。

【……你不怕死吗?】

小孩单纯地说着傻话:“大哥哥也怕死吧?”

【我?……我不怕。】

他是比谁都锋利的刀刃,比起死去更害怕让刀变钝……害怕无法……追随在重要的人身后。

可是为何,他还是被……一个人丢弃在这了呢……

“我也害怕一个人哦,所以想要陪着大哥哥。”小女孩低头呼呼地吹着手上的半个红薯,啊呜地咬了一口,满足地露出笑容。

他看了她一眼。她总是说出这种仿佛看穿了他的话语,明明只是个小鬼而已。

可能是因为吃人的嘴软的关系,他张张嘴,看她一眼,闭上又张开:【……你叫什么名字?】他第一次问了关于她的事。

“青,武藤青。”她把红薯放在腿上,向他招招手,在他把手伸过去的时候用稚嫩的小手抓住,软软的手指戳在他满是茧的手心里,一笔一划都稚嫩又温暖,“这么写的哦!”

【……笨蛋,你‘青’写错了。】

“诶??真的吗?哇,我一直写错了吗?好丢脸……”小女孩一下子哇哇地叫起来,脸红得像要爆炸一样,捂着脸不肯放。

他有点手痒,伸出冰冷的手揪住她肉嘟嘟的脸。好烫,好烫,好烫。

“对了对了!”小孩就是忘性大,没一会就扬着红扑扑的脸蛋向着他笑:“大哥哥叫什么名字?”

【……】他的名字。

他的脸色沉下来,脸色灰暗得好像被戳中了什么伤口。

【不记得了。】他不愿意再被呼唤那个名字。

孩子不懂,虽然不懂,但她阳光灿烂地笑:“那大哥哥就叫小绿好了!因为哥哥的眼睛是绿色的!而且听起来跟绿跟青的关系很好的样子!”

【……笨蛋真好啊,无忧无虑的。】眼神不自觉温柔了起来。

如果他也可以这么简单拿得起放得下,大概就根本不会出现在这了吧。

他可能有点羡慕她。

可能不止一点点。

 

其实妈妈说:[不能与之对上眼睛。]

所以她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可是呀,在看见那个人的时候不自觉就对上眼睛了。

可能是因为他看起来太过无害了吧,在盛开的,开错了季节的樱花下站着,让人不自觉就错认了他的存在。

樱花树下埋着尸体。明明从小就被告知过的。

“青酱最近每天去干什么?”班上的女孩拉拉她的辫子,“都不跟我们一起玩了。”

“后面那条街有一棵樱花树。”武藤青指指背后,问他们:“你们知道吗?”

“那棵不会开的樱花树吗?妈妈说不能靠近,不然会发生不好的事。”

“……原来不会开花啊。”但是她一直看得见啊,盛开的花。

那大概是在小绿哥哥记忆里一直一直盛开的重要的花吧。

樱花树下藏着尸体。大哥哥,你的树下藏着的是什么呢?

 

再看见她的时候他简直吓了一跳,那个白嫩小巧的小鬼身上裹上了满满的纱布。不止是手和腿,就连脑袋上都裹着纱布,遮住了一只眼睛。

【这是怎么……】他眯起眼睛,【什么做的?】

“那个……小狗……”她缩缩脖子,一瘸一拐地走过来,“是一只这么大的小狗哦,因为眼睛跟小绿哥哥很像的关系,还想说要是关系好了的话可以带给大哥哥看看的。”

【……狗的恶灵?】

“诶?小绿哥哥怎么会知道的……”跟傻呆呆的她不同,他非常少见地生气了。

【……你是笨蛋吗?】虽然语气依然看似不痛不痒,但他无疑非常生气,【为什么会被那种东西缠上?】人类本来就不应该靠近他们这样的存在,就像以前的所有人一样转过头去就可以了!为什么……

“因为小绿哥哥看起来很寂寞啊,小青要上课,所以不能一直陪着大哥哥,但是狗狗的话就可以一直陪着大哥哥了吧?”

【……你还真是笨蛋啊。】

离不开樱花树的地缚灵,别说天堂或者地狱,连这个地方都离不开的他,永远永远被束缚在这里的存在,的确要强求这个孩子在这里陪他一辈子怎么想都不可能,她会长大,会改变……会死去。

说起来那倒是不错,养一只死掉的狗,陪他一辈子。

【……笨蛋……】温柔又纯粹的,幼小的孩子,如果不是这样的相遇的话一定是让他不屑一顾的存在。现在却奇妙的可爱。

狗什么的不需要啦……没有也可以。

 

小绿哥哥的樱花四季常开,而且分外的美丽,虽然小绿哥哥始终不允许她靠近。

【知道为什么这么漂亮吗?因为这里埋着尸体哦——】

“小绿哥哥的尸体吗?”

【不是……】他抬头看着放个不停地樱花,【我的尸体会有人埋吗……】他指指脚下,【这里以前是……古战场,死了很多很多的人。】

“小绿哥哥也是吗?”

【对,我也是其中之一。】

可是现在只剩你了。她想了一下,没有说出口,至少现在她还可以陪着小绿哥哥呀,才不是只剩下他。

直到她也不在了,才会只剩下小绿哥哥一个人吧。

 

他有时会梦见好多年前的那场战争,死了好多人,他也是其中一个。

真是莫名其妙,从没听说过幽灵也会做梦。不过也没有人会知道幽灵的状况就是了。

作为武士来说没有什么比起战死沙场更加光荣的了,为了理想,为了忠诚,这片土地上盖上了一层又一层的鲜血。

可是他不甘心,他生病了,如果不是病,他还可以多杀几个人,他还可以多追随那个人几步……他不甘心他不甘心……

因为太不甘心,所以才会被留下,留在这无处可去的地方。

“小绿哥哥?”女孩渐渐长大长高,从当初还没到他腰部的小不点已经长到他的肩膀了。不过性格倒是改变得不多,依然笑得傻兮兮的,带给他各种东西,妄图温暖一个幽灵冰冷的身体,告诉他许多傻话,陪着他,看着他。

他或许确实太寂寞,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却一个也看不见他。

【今天带了什么?】

“小绿哥哥,你越来越像我义务喂养的野狗了。”

【说什么蠢话,丫头你太久没被教训分外想念是不?】

“今天是糯米丸子!”

【……无视我啊……】

“因为我觉得吃白食的人不适合抱怨太多。”

【确实有道理……】

“还有啊,我好像又长高一点了……小绿哥哥,我是不是快超过你了?”

【……想得美,不可能,告诉你你很快就要停止成长了,不会再长高了。】不会改变的他和不停成长的她,不管怎么想这个比赛都不划算。

“随便你说,不过到了那一天我会改口的!”

【啊?】

“小绿弟弟的事。”

【……按照道理来说你应该叫我爷爷。】他差点被丸子噎住了。

“可是根本没道理啊……”这个世界上没道理的事情太多了,他的存在本身就不合任何道理。

【啊?突然说些什么呢?】

“我上高中了。”她突然这么说。

【……又不是第一天上高中干嘛突然说这个?】难道问他要礼物?

“只是突然觉得时间过得真快……”女孩黝黑的眼睛盯着他,有点寂寞地叹了口气,“很快就要毕业去上大学了吧……大学不一定在哪里上呢,大概不能再回来陪着你了吧……小绿哥哥会寂寞吗?”

说的也是。因为还活着会成长,所以会改变会离开。

大概会吧。

他伸出冰冷的手揉揉她的脑袋:【笨蛋。】

“……笨蛋。”她也轻声重复,眼神很复杂。

 

时间是过得很快的。

真的很快。感觉从小小的小孩长成现在的样子也不过就一眨眼而已,而自己的一成不变更加剧了这种错觉。

可是那个小小的爱笑的女孩子已经长大了,要离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而且因为是人类啊,因为是人类呀,她还会更加长大,说不定哪天回来,当年那个小孩的样子已经全部不见了,然后她会成为大人,然后结婚生子……

然后她大概就不会再来了。

那确实是寂寞,寂寞得不行的事情。

真是奇怪,明明过去那么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为什么事到如今居然会这么难以接受呢?

 

吃掉就好了……

 

不舍得之类的情绪明明不可能有的,寂寞这一类的软弱于他也一点都不觉得好笑。

 

杀死就行了。

 

如果是一定会失去之物,倒不如从一开始就没有。

这么多年这么多年来,从他攥紧的指缝间遗失了众多的东西。每一次他都是如何面对的呢?

当她说出我再也不会来的时候,他会怎样对待她呢?

 

一定会杀死她吧。

杀死她,折磨她,然后不甘心的痛苦的她的灵魂,就会留下来了。

在无处可去的他的身边。

 

“小绿哥哥果然比起看起来更像个笨蛋呢。”

【……哈?】

“留不下来的哦。”这个孩子果然用那种仿佛洞悉他全部的目光对着他笑,“如果那么骄傲的你会为了把我留下来杀死我的话,我一定会因为太高兴马上升天的吧,即使你只是因为太寂寞了而已。”

【……好笑,至少也怨恨我一下呀。】曾经那么骄傲的他居然会在这样的小女孩身上寻求早已失去之物……也真是让人唏嘘呢。

他大概都快要忘记了吧,他自己真实的姿态。

“我一直在想,小绿哥哥你不甘心的是什么呢?放不下的是什么呢?胜利?生命?”她突然笑了一下,“是不是其实……你在不甘心,只有你一个人还在被过去束缚呢?”

当年死去之后被束缚在这里的他,以为会等到很多的无数的同僚和敌人,他想过说不定等看见他们,彼此就能洒脱一笑转世轮回了,或者是痛痛快快打一架,然后畅快淋漓地放下这一切。

然而只有他。

结果也只有他放不下。

所有人都痛快地接受了,大步跨向未来。只有他一个人被永远地遗留在过去。

被遗留在谁也看不见谁也触碰不到的时间。

他曾经看见过当年的同僚、宿敌们的转世,他们每一个都目不斜视地从他面前经过。

他们不记得也看不见,那些只有他一个人铭记的时光。

“小绿哥哥可以告诉我吗?你的名字。”

【……为什么事到如今……】

“想要至少在告白的时候,叫着你真实的名字啊。”女孩嘿嘿地傻笑着,注视他翠色的眼眸,眼睛里是清晰的泪光,“至少在最后……”

【……冲田总司。】他生涩地说出那个好久好久没有在他舌尖脑海停留过的名字,看着她,等待着。

“……我喜欢你,冲田总司……”女孩泣不成声地说着,最后的名字叫得尤其支离破碎。

【为什么会知道呢?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冲田心情复杂地看着自己的灵魂发出刺眼的光芒,变作光点一样细碎地被风吹散。

原来他一直在等待一个看着他、呼唤他的人。

“因为……最喜欢你了……呀。”女孩一脸狼狈地傻笑,明明眼泪鼻涕都糊得一塌糊涂,好笑得要死,他却笑不出来。

【谢谢你……】

“本来打算一辈子都不说出口的……但果然还是……”女孩低下头,依然站在从第一天开始就没有被允许踏入的地方看着他,然后抬头看看樱花,樱花依然飘扬得好像第一天见到一样。

【不用说了……真的,谢谢你。】他明明一直在笑,其实从来都不服输嘴巴很坏很凶很冷淡……又很温柔,很温柔,现在尤其温柔而且悲伤。他最后用他冰冷的手碰触她的头顶,然后用力地抱紧了她。

【……真想杀死你,带你一起走啊……】那句话被咬碎在她的耳边,轻得像她的错觉。

那声音好像他也哭了一样。

怎么可能。那么骄傲那么冷淡……那么遥远的人。

拥抱她的力量整个消失以后,她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可笑地号哭着根本停不住,泪眼朦胧中扭曲的世界里,她看见那唯独仅仅在她眼里永开不谢的樱花终于全部凋零一样干脆地散尽。

 

到了第二年的春天,枝头上终于开出了新的花。

那是百年未曾开过的真实的花。

 

end

 

其实按照我本来的想法,是想让女主在快毕业的时候来找冲田君,告诉他自己快要结婚要搬离这个城市了,然后冲田君因为太寂寞了忍不住想杀死她,女主告诉他因为自己喜欢他的关系,所以就算被他杀死了也不会留下来这个事实离开了,再也没有来过。

其实女主妹子已经发现自己只要呼唤他的名字就能让他解脱的事实,【跟现在的版本一样】但是故意没有说而已,因为她知道让他解脱转世之后她喜欢的那个人就再也不在了。所以这条线一直到最后她都不知道他真的名字。

过了几年,冲田君认识了一个小女孩,就是女主的女儿,小女孩告诉他她的妈妈是生她的时候难产死的,死之前给她取名叫绿。

因为女主她们家阴阳眼是遗传的,于是她想可以用这种方式给他留下人陪伴,永远的陪伴。

直到这个时候冲田君才意识到,比起永远的陪伴,他更想要再见她一眼。

这个故事的女主妹子一直都很透彻,而且两条线里都相当狠,一条是对自己狠,一条是对冲田君狠。如果说这是游戏的话,大概也就是一个选项的差距吧。

本来想写这个结局的,结果变成现在这样,只能说最近看的游戏王给我的影响太大了吧,总觉得逝者应该安息,活着的人再多的眼泪,都不该留住死者的脚步。

不知道大家更喜欢哪个结局。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