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聊发少女心

乙女向bgonly子博
无聊的少女心(老妈子心)产物

Secret Ambition(柯哀)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这把年纪了也写得出这么小学生的文字也是难得,就还是发出来了,耶【打死

以前就很喜欢这对很喜欢哀,但从没想过会写她,大概觉得这么喜欢的人自己写出来就怕变味吧,结果还是尝试了


短篇完

 

嘘,那是秘密。

 

越是颜色鲜艳的蘑菇越是有毒,花越美荆棘越伤人。

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

所以就算被毒灼伤得再疼再难忍,被荆棘刺伤得再深再挣扎……

也都是活该。

她喝了一口咖啡,黑色的浓烈的黑咖啡的苦涩席卷着清澈的热量灼灼地腐蚀着她的食道,冲进空荡荡的胃里。

好奇怪啊,明明只是看似甜美的骗局而已,吃下去只会是慢慢的苦涩,毒藏在心里,一点一点痛苦地往外渗,那诱惑至极的剧毒的果实,明明那么痛苦,却还是有无数人愚蠢地渴求。

……她也同样不过是万千愚蠢之人中的一个。

谨慎地吃下那个人随手递来的毒药,然后日复一日地被那种致命的苦涩折磨。

那种毒药名为爱情。

最遥不可及又最近在咫尺的人,他的眼睛永远看不见她。

 

她时常觉得自己在深海里,挤压、黑暗、无法呼吸。

 

喜欢上他之后尤其。

 

嘘,那是秘密。

 

 

她曾经渴望未来。

 

在还是孩童的时候,和现在讽刺地把一个成年的灵魂困在弱小的孩童的躯体里的情况丝毫不同,她也有真正单纯的少年时光。

矮小瘦弱的孩子每天入睡之前会愚蠢地,毫无根据地相信着明天会更好。今天做了错事,没关系,明天妈妈就忘记了。今天爸爸妈妈也没有陪她,但是没关系,明天说不定能见到姐姐……

愚蠢的,笨拙的女孩,为什么会那么天真地相信那种没有任何道理的东西呢,明明到了明天,也什么都不会改变。

……她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不要,明明不去奢望就好了。

她失去了她最重要的家人,从此以后得到的任何东西,再美丽再光明,她也无法认为那些失去值得。

 

她宁愿什么都没有,希望也好,未来也好,她什么都不要,只是不想失去她最重要的人。

 

 

喜欢上江户川柯南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工藤新一。她曾经在组织的资料上看见过这个人的信息,虽然觉得他很有趣,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她没有跟工藤新一相处过一分一秒,从她到达他的身边开始,他就是江户川柯南。他的名字是假的,来历是假的,性格是假的。

跟她一模一样。

虚假的她爱上了虚假的他,维持在假面下的单薄的爱意,在假象破碎以后还能不能维持呢?

所有的虚假里只有在危机的时刻,他拉住她的手才是唯一的真实。

可是若说灰原哀还能单恋江户川柯南,宫野志保怎么能喜欢工藤新一呢?

她有什么资格?

有的时候她会恍惚觉得自己仿佛真的回到了孩童的年代,跟少年侦探团的小鬼们一样,单纯无忧,没有那些深不可见的黑暗和无法抹消的深罪。

可是错觉就只是错觉罢了。

她不如把他单纯作为江户川柯南来喜欢,所有的好感到假象破灭的那刻为止,干脆地结束。

她至少还保持着作为自己的尊严。

 

江户川柯南是个很奇怪的人,旺盛的正义感和求知欲就符合他表面的年龄一样像个孩子一样纯粹,但却也有他作为成人的残酷。

对于步美对他小小的单纯的好感,他避之不及,却又不干脆拒绝。那样的女孩的纯洁的初恋从来不在他的眼睛里,他忙着忧国忧民,忙着寻求真相,连放在心上小心呵护着的青梅竹马的漫长的等待也未必赢得过真相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可是他正直又干脆,那么轻易地信任和保护。

那个大侦探是个天生的多情种,生来要让人伤心,又痴情得让人发笑。

却更加讽刺的……让人伤心。

 

跟他一起获得幸福的可能性她从来没有想过,如果说她现在向他渴求的所有,那大概仅仅是……

他能够幸福这件事本身而已。

能够补偿她所做的之后,她就别无所求。

 

 

他其实不太擅长撒谎。

——虽然如果他这么说了,一定会得到灰原一个大大的白眼吧。

他的确不擅长撒谎,也不喜欢说谎。

如果一个谎需要一百个谎来圆,那么大概只要说了一个谎就再也无法停下来。

他也一样,从开始坑坑巴巴地说自己的名字是江户川柯南到后来眼睛都不眨一下地对警察们说谎得到各种线索。

他说了许多的谎,比他曾以为自己一辈子会说的总量还多得多。

罪恶感什么的到后来都麻木了。

他在说谎,不停地说谎,说得好像他整个人除了谎话以外什么都不会说一样。

有的时候说谎的人比起被骗的人还痛苦。

所以他意外的很感激灰原哀这个人的存在。虽然她才是造成他这个现状的元凶——不过也未必不好,退一万步说,那群黑衣人没这种药,说不定就直接把他杀人埋尸了,那他可没本事活回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有这种药是件好事。

不过他感激灰原倒不是因为这样——有人陪他一起说谎,他对她可以不加掩饰,他还是他。因为她的存在,连共犯这样的词汇都显得温柔。

那个女孩满口谎言,什么七老八十啊,什么装哭啊,装可爱啊,为了达成目的,她绝对是个好演员。

但是却莫名让他觉得她笨拙得不会掩饰。

罪恶感、趋光性、自我放弃,这个女孩的身上他看见了很多悲伤的部分,恶作剧、吐槽、不会拒绝,他也从她身上看见很多有趣的地方。

看过那么多的案件,那么多生离死别,他早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单纯的善人也没有单纯的恶人,更何况灰原本来就算不上什么坏,她只是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却经历了很多难以想象的苦难的女孩而已,所以他很高兴可以看见她对少年侦探团的孩子们敞开心扉,看见她对他信任依靠并且与此相对的开始帮助他做一系列荒诞不经的事情。

他单纯的大脑并不会想那么多喜欢不喜欢的难题,仅仅是有一点是肯定的。

他希望这个女孩也能幸福。

哦,不过这个不能说给她听,她一定是要生气的。灰原哀的毒舌,连平成的福尔摩斯都挡不住。

就暂时保密吧,在所有的事情解决,风平浪静之前。

 

end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