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聊发少女心

乙女向bgonly子博
无聊的少女心(老妈子心)产物

爱情如此甜蜜(斋藤bg 原创女主)

短篇完


那个男人看起来就像是不会踏足这种地方的人。

花乐第一次从窗里看见他的时候就想要笑,那样一本正经地板着脸握着刀的男人,从头到尾怎么看都不像会踏足这种地方的人,可他还是踏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追逐着前方人的脚步,跟四周的繁华暧昧完全格格不入的清浅着。

她就掩着嘴笑,唇上艳丽的红妆印在手指上,一摩挲就化了。

 

那个人的名字她后来从姐妹们嘴里听到了,斋藤一,这倒是个适合他的名字,一板一眼不折不弯,一,一,这么含在嘴里念着,意外的有些可爱。

他似乎是什么新选组的几番队队长,她对这些不太了解,也不太关心,虽然他们那些经常一起来吉原喝酒的男人里多是年轻英俊的男人,姐妹们却大多怕他们,他们杀人如麻的传言早就传遍了。

她倒是觉得无所谓,不管什么样的人踏到这来了,就是客人,除了这以外别的什么都不是了。

所以不会怕他们也不能爱他们,这就是吉原的规矩。

花乐不算太漂亮也不算太聪明,可是她从来不会违反这条规矩,所以她永远都安安稳稳的,老老实实地做她的营生。

做这一行,只要不把心和命赔进去,总还算过得去。

 

第二次看见那个男人的时候好巧也是透过窗户,她遥遥地看了他一眼,这个人眉目清秀得很,却不是油头粉面的戏子,他端端正正地握着刀,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武士。

她不知怎么就是喜欢看着他,看着他就觉得有趣就觉得想笑,因此就笑了,笑吟吟地看着他走到窗下,然后抬起头不经意地与她对视了一眼。

她有些意外,却并不惊讶地缓缓地冲着他笑,脸上的妆面是新画的,倒是妖冶得如花一般艳美。

他只看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她依然觉得他板正的姿态好笑一般,看着她的背影,嘴角的笑意半点都不收回来。

“傻丫头。”边上的姐姐阿文蹙着眉头叹息,伸出芊芊玉指往她脑袋上戳一下,“若是看中的客人,至少应该出声邀他一次才是!”

阿文跟花乐不同,绝色得媚骨天成,是他们家店响当当的存在,不说那脸,光那首三味线就勾得不少人千里迢迢就为了看她一眼。年纪比花乐只大上三岁,心理上却大了不少,当年也曾唱了好一出私奔的闹剧,让吉原也热热闹闹看了一出戏,最后她既然还在这,自然不是喜剧的收尾。

她是犯过吉原的女人最不该犯的那种错的,因此她总是不愿意看见后生小辈们犯下同样的错。

所以她话里话外的提醒她,来吉原的只能是客人,吉原的女子不该说爱。

花乐只是抿一抿唇角,乐呵呵地摇摇头:“可是阿文姐姐,我没想过要他当我的客人,一点也没想过。”

阿文脸色一黯,变换了半天,最后只是叹息。

 

那个男人总是来吉原,虽然不太来她们家的店,因此她能从各家店的姐妹嘴里听到关于他各式各样的消息。

但也是巧合,他们一次也没来过她们家的店。

阿文不知道花乐怎么想的,如果真是恋上了爱上了,怎么整天都不见忧愁,怎么整天都乐呵呵的。

若说不是有了什么心思,她却对于这个她并不希望他成为恩客的男人投注了太多的关注。

不管怎么样,这都不是好兆头。

阿文叹了口气,虽说这不关她的事,也不是她能插手的问题,她却也不忍心看着她们家店里最心软最喜欢笑的小花乐一点点被一份遥不可及的爱恋给折磨的样子。

说到底,长痛不如短痛,还是干干脆脆斩断了这场孽缘反而比较干脆。

 

新选组的人常去的那家店里有个阿梅姐姐跟阿文有着相当不错的关系,她们两个之间也没什么好隐瞒,阿文就直接把花乐的事情说了,说:“我也不想她怎么样,只想着若是能有一夜缠绵,他成了她的客人,她权当是作了白梦一场……就好了。”

阿梅也是感慨万千:“谁没有那么个时候,那个小花乐也到了这个年纪了啊……进了吉原的女人,要去哪里寻求幸福呢。”

 

从阿文那里听说今天阿梅姐姐那里人手不够要她去帮忙的时候,她就已经猜到阿文姐姐做的是怎样的打算了。

她于是开心地对着镜子梳妆打扮,穿上自己最喜欢的蓝色和服。

阿文一看根本瞒不过她,只能叹着气劝她:“……今夜过后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吧。”

“为什么呢阿文姐姐,我明明托了阿文姐姐的福终于得以见到自己的心上人。”她只是笑,“我感激您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呢。”

她这样说着,却听得阿文更加难过起来,“也不知道我做的究竟是好是坏,若是今夜以后你更忘不了他,倒是我害了你。”

“阿文姐姐,我觉得我还挺聪明的。”花乐突兀地说着,然后不算特别漂亮的脸上露出了她特有的明艳的笑容,“所以我不会痛苦的,因为我喜欢他,但我不会奢求任何东西,爱情、靠近、陪伴、碰触,只要什么都不想要就不会痛苦了。姐姐,这样不好吗?”你为什么哭了呢?

她确实聪明,对自己尤其理智得残酷。

阿文想得不错,长痛不如短痛,要斩得快,斩得干脆利落,才最不痛苦。

她才是最清楚的那个,所以从一开始,就连一点妄念都不许自己留下。

 

斋藤一是个完全符合她想象的人,无视周边热火朝天的讨论和游戏,只安安静静一个人喝着酒。

他惯常是不要人作陪的,再加上今日作陪的姑娘们或多或少都知道些什么,因此独留了花乐去陪他。

花乐也并不做声,他喜欢一个人喝酒,她就只是乐呵呵地笑着,一杯一杯替他斟酒。

斋藤一开始是想要拒绝的,但是对上女孩盈盈弯弯的眼睛又觉得说不出拒绝的话。想想她也并不碍事,也并没有冒犯或者打扰他,只是倒酒而已,他倒也没有那么不晓事。

于是他们一个倒酒一个喝酒,虽然什么话都没有,气氛倒也不算差。旁边被女孩们围绕的土方看见了,好笑地对斋藤说:“倒是难得有女孩不嫌弃你沉闷。”

其实吉原的女孩哪里敢嫌弃客人呢,只是软语纠缠了许久也不见他理睬,知道他不喜欢姑娘们围绕,因此都不再靠近而已。

花乐只是弯了弯嘴角,与他对视一眼算是问好,便垂下目光去盯着面前的酒瓶,并不插话。

他们同僚间打趣,也未必愿意被人插嘴。

斋藤一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沉闷地嗯一声,奇怪地侧头看了一眼安安静静坐在他身边的女孩,恰巧他一杯饮完,她安安静静地侧头替他倒着下一杯酒,头发像其他女孩一样整齐地梳起来,露出光洁的脖颈还有动作时露出的纤细的手腕,有种纯粹又温顺的感觉。

而且女孩有些特殊,跟那些女孩都不一样,她好似总是很开心一样快快乐乐地笑着,不是很勉强或者是一般吉原女子用来讨好客人的娇笑媚笑,仅仅是很开心地微笑着,真心与假意的眼眸里总带着不一样的光,在这样人人都堆着笑的地方,这样真实的笑容反而难得。

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开心呢?

他有一些想问她。他对这个女孩有些记忆,可能是因为这样单纯的笑意太过少见的关系,每次来到吉原,她都会好奇似地在窗口张望他们,脸上带着愉悦开心的微笑,盛装打扮着却笑得好像邻家的女孩儿,有种不属于这个艳丽世界的气息。

“你怎么总是这么傻笑呢!傻乐些什么呀!怎么一句话也不说?”阿梅看着心急,忍不住出声叫她。

花乐笑着说:“当然是因为高兴呀。”

有生以来第一次喜欢的人,有生以来第一次离他如此之近。

这样的幸福有一次就足够了。

她掩着唇小声地笑出声,偷笑得相当光明正大:“我好高兴。”

遥不可及的,绝对不可能触及的人现在就在她的身边喝着她倒的酒,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的了。

所以应该到此为止了。

“阿梅姐姐,谢谢你。”她的眉眼都在笑,眼睛里的光从未被点亮得如此热烈。

所以该结束了。

得到得太多会容易贪婪,会想要更多,她知道自己经不起诱惑,所以当然不会让自己经受挑战。

爱可以,但是想要的心情绝对不能产生,因为一定一定得不到的。

她好幸福,没有比此刻更加幸福的时候了。

爱情是如此甜蜜,即使它永远没有开始的时刻。

送别之后就不会再相见。

送别的措辞用怎么样的比较好呢?毕竟是只此一次的相会。

 

一个人的甜蜜的爱恋,不想要就不会痛苦,不开始就不会结束。

这样就可以了。希望什么的,破灭的时候太痛了。

 

END

写差了,本来只想写一个人暗恋得非常幸福的故事的,怎么写怎么觉得挺绝望的【】

评论(6)

热度(20)